目前日期文章:200605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四千多名接線生、翻譯與社工人員,每天廿四小時運轉,提供一百七十種語言翻譯,每月接到至少五萬人次的民眾來電,所詢問的事情包羅萬象。

中國時報    A18/全球特派員           2006/05/28

 

【王良芬/紐約報導】
  紐約的狗白天、夜間吠叫時間均有規定,若超出規定的十分鐘或五分鐘,狗主將觸犯噪音管制法。
  同時,夏天來到,冰淇淋販賣車不能播放音樂,僅能以手搖鈴來招攬顧客。這些多如牛毛的法規,都是市長彭博的新點子,靈感則來自於「三一一電話熱線」。「三一一電話熱線」於一九九六年首創於美國巴爾的摩,當時主要是針對九一一緊急電話有嚴格限制,為提供民眾快捷的非緊急情況服務,特地設立了三一一熱線,隨後芝加哥等地跟進。
  
掌握城市動態 鉅細靡遺 

  紐約市在遭到九一一恐怖攻擊後,痛定思痛,為掌握城市鉅細動態,改進政府監督和追蹤的能力,決定開辦三一一熱線,全方位提供資訊服務,深入民眾生活脈絡。
  紐約市的「三一一電話熱線」在彭博的主導下,於二○○三年三月十一日成立,隸屬紐約市情報科技和電訊局,現有四千多名接線生、翻譯與社工人員,全年每日廿四小時的運轉,提供一百七十種語言翻譯,每月接到至少五萬人次的民眾來電,所詢問的事情包羅萬象,如鄰居有惡狗、地面坑漥、交通信號燈故障、車道堵塞、非法停車和廢棄車輛等等。若遇大停電、地鐵罷工、暴風雪侵襲等重大事件,投訴電話更是暴增。
  三一一接線生都接受過反恐、市政等訓練課程,能從平常的投訴事件裡,敏感地嗅覺到可疑的蛛絲馬跡,在第一時間內做出有效率的決定。接線生接聽電話的同時,在電腦記錄來電內容,輸入關鍵字眼。若是一般投訴,馬上處理或轉接到相關部門,若覺得另有隱情,如車輛廢棄在敏感地點,或是午夜搬運不明物等,當下知會警消等單位。
  「三一一電話熱線」執行主任蕭洛耶(Dean Schloyer)說:「我們和反恐機構密切配合,只要出現可疑的徵兆,自然會通報相關部門,由他們來進行調查、偵防」。但他強調,三一一電話主要為幫助民眾解決生活疑難。
  紐約市人口稠密,任何天災、人禍都可能造成嚴重的傷亡和損失,進而影響全國政治經濟,最近三一一熱線和紐約市府緊急救難辦公室合作,針對各類急難災害,提供應變資訊手冊,教導民眾逃生計畫,包括家中應備有一隻免用電的傳統電話,民眾應常備逃生包(Go Ba g),備有可保久乾糧、食物、罐裝水、身分文件影本、現款、收音機、電池、哨子等,災難一旦發生,逃生包帶了就可走。 

隱性犯罪 自動浮現 

  因為三一一電話的主動特性,藏匿在都市角落裡的一些隱性犯罪,常不自覺地浮現出來。蕭洛耶舉例說,最近有一名婦女來電要求更動收垃圾的日子,因為垃圾車的噪音讓她的同居人暴躁不安,該婦女在電話中透露出恐懼,細心的接線生進一步了解情況,發現該婦女是家庭暴力受害者,一番懇談後,讓線上社工員加入通話,提供該婦女法律、社會福利、心理諮詢等協助。
  紐約市寂寞的人不少,有些人固定來電話問天氣溫度、鐘點時間,或僅是想找個人說話,對於這樣的「無聊」民眾,三一一接線生通常是給予標準答案,例如「這不在我們的服務範圍內」,但是卻也在好幾次的無聊電話中,察覺有憂鬱症患者在試圖自殺前,想找人隨便聊天,聽聽世間的最後聲音,即使是陌生人也好。 

反映百態 據以立法 

  紐約客把三一一看成是生活的百科全書,舉凡報稅、流感注射、手機帳單,出租公寓、寵物執照等等,以及游泳池、公園、圖書館、體育場等資訊,均無所不包。
  而三一一熱線所登錄的來電內容,也反映出紐約客生活百態,市長彭博更是據此立法、修法,作為施政、監督的準則。據紐約三一一熱線統計,紐約客投訴事件以噪音、交通和租屋等三項為最多,有些抱怨匪夷所思。
  不過,正因為投訴噪音的電話太多,市長彭博破天荒地對紐約的狗吠修法,狗白天吠叫不可超過十分鐘,但若是在晚間,不得超過五分鐘,主人如不能在規定時間內使狗平靜下來,將會因違反噪音管制法吃上罰單。
  至於全美國行之有年的冰淇淋販賣車,各地都是播放傳統的童謠音樂,這童謠形同冰淇淋車的標準音樂,但是因不少民眾投訴音樂吵人,彭博於是規定冰淇淋車子不得播放童謠,僅能以手搖鈴來招攬客人。
  更有不少民眾投訴鄰居做愛動作過大,床搖地震宛如天禍降臨,長期讓樓下不得安寧;或是男女嘿咻時尖叫狂喊,讓隔牆以為發生凶殺案。碰到這類投訴,三一一熱線只有派人前往了解,多數時候以勸誡處理,好事者則冷眼旁觀彭博市長,未來是否將性交列入噪音管制。 

全球都市 前來取經 

  紐約三一一熱線青出於藍,是當前最龐大的服務資訊網,全球各大都市都派員前來取經,終年訪客絡繹不絕。蕭洛耶說:「目前就有英國伯明罕、澳洲雪梨、日本東京、中國上海、泰國曼谷的人在這裡考察,想將他們的市府專線提升為三一一熱線。」至於台灣有否派人來交流、考察?蕭洛耶說:「倒是沒聽說,台北市長前次訪問紐約,也沒提到三一一熱線。」

s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新工作 新工作環境
一切都好
工作目前還不算多
不過也不至於閒到想撞牆
同事也都好
唯一傷腦筋的是停車位
明天趁假日試走一下
如果半小時以內走得到
在有停車證之前我寧願走路上班
不然騎車不到十分鐘
找停車位要二十幾分鐘是怎樣...........

另一個問題是電腦
提醒一下各路親友
如果上班時間跟我聊MSN要有心理準備
因為MSN會不停的掛掉
不是網路的問題,是電腦
聊沒幾句就會出現程式錯誤的訊息
我會盡快上線的,不過這麼麻煩
我建議還是不要有想聊太長的期望
IE也是,昨天打部落格打到一半
IE掛了,所有文章都不見了
所以要PO部落格得先寫在記事本上
為什麼不用WORD?
因為WORD也會掛掉啊!

有一個不算困擾,其實還算滿有趣的地方
我們辦公室整天都在放廣播 WAVE RADIO
我號稱國二以後沒有聽過國語流行歌
一星期大概把這幾年的量都補回來了
台灣的新歌強打真的很恐怖
如果聽日本的廣播電台也不會這樣
每天聽蔡依林的馬德里不思議七八次
聽到最後還真是不思議啊~~~~

s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首波強力主打:天黑黑 

MTV完整版網路開放下載中 

s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轉個笑話給大家笑一笑

本篇文章引用自此

話說我這兩天經過調查局北機組都好熱鬧啊
滿滿的SNG車
這種時候才會想到那裡是調查局
不然我對那邊最深刻的印象是
1.垃圾場
2.土地公廟前面,很多老先生老太太聚集

s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去高雄當保母累到人仰馬翻
早就要寫卻懶得寫
總之......明天要去上班了
地點就在中和很多公司的那一帶
雖然離我家很近但是據說停車位不好找
偏偏公司的停車位不夠,暫時無法幫我辦停車證
我弟雖然也在那邊上班且有停車證但上班時間相差一小時
而且目前被送到大陸去跟猩猩決戰了
明天要早點去奮鬥
簡單來說工作內容就是某電子公司人力資源部門
不過不是正職,是約聘
面試時主管跟我說如果表現好的話年底說不定可以轉正職
不過我暫時也只想做約聘的工作,所以也老實跟對方講了
主要是因為當初從學校離開時設定的時間也已經到了
目前重心可能會放在研究所準備上

在此鄭重感謝玉米的介紹
省去了許多找工作的麻煩
還有關於甄試的許多建議
總而言之就是非常謝謝,論文要加油喔
等我領到薪水再請你吃飯^^

s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矯情到讓我想吐的新聞
這個死小孩要是真的想念他媽媽、家人,哪有找不到的可能
就算他媽媽把電話、地址都改了
至少他也有其他的親人在台灣吧
更何況他媽媽完全不敢更改手機號碼
明明沒有這樣的情感
卻能寫出讓人熱心要去幫他找媽媽的文章
真讓人覺得作嘔
真不知是他文筆太好還是台灣人太熱心(雖然我並沒有看到本人的文章)

錢鍾書的《圍城》裡有一段諷刺這類人物的情節
「......文人最喜歡有人死,可以有題目做哀悼的文章。棺材店和殯儀館只做新死人的生意,文人會向一年、幾年、幾十年、甚至幾百年的陳死人身上生發。“周年逝世紀念”和“三百年祭”,一樣的好題目。死掉太太——或者死掉丈夫,因為有女作家——這題目尤其好;旁人盡管有文才,太太或丈夫只是你的,這是註冊專利的題目。汪處厚在新喪裏做“亡妻事略”和“悼亡”詩的時候,早想到古人的好句;“眼前新婦新兒女,已是人生第二回,”只恨一時用不上,希望續弦生了孩子,再來一首“先室人忌辰泫然有作”的詩。」

有個媽媽分隔兩地,自己不去聯絡
可以有好題材寫賺人熱淚好文章
真是不錯啊!
這年頭部落格文化風行
即使不是錢鍾書說的文人
有地方可以寫作發表,大概也會想過過這種癮



2006.05.17  中國時報
兒滯美上網尋親 母:要賞他兩巴掌
黃哲民/台北報導


網路部落格一篇思念母親的文章,意外促成一樁萬里尋母的奇緣。王姓男子日前上網瀏覽,被旅美謝姓男子撰文的孝心感動,自掏腰包在台灣代登報紙尋人啟事,並投書警政署網站求助,萬華警分局獲報一天就找到謝母。巧合的是,謝母就租居在分局兩百多公尺外。

儘管如此,銜命承辦的萬華分局桂林路派出所警員賴宏謀還是費了番功夫,因為王姓男子只提供謝母姓名與年籍,警員透過戶役政連線確認住址,守了好幾個小時才等到謝母下班返家。謝母得知睽違五年多的小兒子無恙,喜出望外。


警政署警政信箱在母親節前夕,接到家住台北市松山區的王姓男子投書,宣稱要幫旅居美國西雅圖的謝姓男子找媽媽,希望警方協助,警政署立刻發交謝母可能居住的臺北縣市協尋。賴宏謀前天看到公文,查證確定謝母籍設轄內西昌街,馬上登門找人,卻撲了空。

賴宏謀說,敲了好久的門,終於等到同層另名房客回家,但對方也不知道有謝母這個人,幸好房客提供房東電話。賴宏謀輾轉連絡房東,才知道謝母原來去年剛從台北縣中和市搬來,就在樓下不遠處的清茶館工作。謝母接獲通知,以為留在台灣的兩個兒子出了什麼事,沒想到卻是遠赴美國的么子有了消息。

本月一日剛滿五十九歲的謝母說,么子自從九一一事件後赴美就斷了音訊,她傷心又擔心,因為兒子說安頓好就要接她過去,可是五、六年來生死不明。「他從小就最黏我」,謝母強調,去不去美國不重要,兒子平安就好,不過若能見到兒子,「一定要給他兩巴掌」。謝母說,幾年來不敢更換手機號碼,兒子不可能聯絡不上她

2006.05.17  中國時報
部落格寫思念 熱心人牽奇緣
黃哲民/新聞幕後


分隔美國西雅圖與台灣台北的母子,能在斷訊五年後重新連繫,男子王鵬翔正是幕後功臣。據了解,他與這對母子素昧平生,只因看了謝某部落格一篇文章,感動之餘自告奮勇扛起尋人任務,而且花掉快三千元,還不好意思說。

婉拒露面的王鵬翔透過電話表示,當初不假思索,在對方部落格留言板表示願意幫忙找其母親時,真的以為易如反掌,沒想到困難重重,差點兒放棄,幸好警方找到人,他第一時間以電子郵件通知對方,總算言而有信。


卅一歲的王鵬翔未婚,現任職誼光保全公司,在台灣易利信公司大樓擔任夜班保全員,有空喜歡上網瀏覽別人部落格看文章。

上週二他逛奇摩網站部落格區,無意間看到一篇名為「媽媽我想你」的心情留言,細讀後大受感動。作者表示,與母親失去聯絡,是「心中最大的缺憾」。

王鵬翔說,在母親節前夕看到這篇文章,心裡特別有感覺,尤其現在很少人會這麼思念母親。他在對方留言板留下電郵信箱後,彼此通過幾次信,知道作者是旅居美國的台灣電腦動畫設計師謝明哲,他的母親叫做高金英。可是除了謝母年籍與常去的診所,謝某無法再提供其他資料。

王鵬翔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徵信社。他預付兩千元委託查址,言明成功後再付兩千元尾款,不過徵信社收錢至今毫無下文。他接著利用公餘,跑到謝母常去的台北縣三重市一家診所詢問,櫃檯小姐確認他的來意,也幫著找電腦資料,沒想到謝母太久沒來,診所先前整理檔案時刪除掉了。他無計可施,先到警政署警政信箱投書碰運氣,母親節當天又跑去住處附近的松山警分局求助。

警方對他的熱心嘖嘖稱奇,但礙於規定不能透露謝母資料,只證實謝母並非失蹤人口,請他通知謝母子女來查詢。王鵬翔灰心極了,幸好前天萬華警分局傳來好消息。但是他已預付了六百元,將從今天起連登三天尋人啟事。

據了解,謝某還有兩個哥哥在台灣,謝母受訪時也強調不敢更換手機號碼,不解么兒怎會音訊全無。王鵬翔說,前天與謝母通話過,不清楚其中出了什麼差錯,但謝母提供另一個手機號碼請他轉告兒子,他馬上通知對方,見母子倆高興聯絡,他很欣慰。至於自掏腰包的部份,王鵬翔央求記者不要披露,因為他「壓根就沒想過告訴對方」。

s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晚上跟即將出國的寶玉、雅真學姊聚餐
這幾年也看了不少人出國
一般而言,申請學校時其實不會太煩惱
雖然會想要念什麼學校、要準備什麼資料
還有擔心申請不申請得上
不過因為很忙,也沒什麼時間想東想西
申請到了學校會陷入一陣狂喜
但是要準備出國的這段時間,就會開始煩惱東煩惱西
不過昨天的對話真的是我遇過最有趣的
從寶玉還沒來學姊就開始講要出國很緊張
生活會話都不會怎麼辦點點點
到目前為止都很正常
直到到了餐廳門口,服務生問了一句:幾位
狀況就開始暴走
「比如說剛剛他問幾位,英文要怎麼講?」
後來吃飯的時候......三個人討論了很久也沒個結論
(我承認我只有一直狂笑而已)
到後來連衛生棉的英文要怎麼講都出現了
不過反正三個人都不會
總而言之雖然討論很熱烈
反正就是沒有結果......除了笑到不行以外

後來騎車回家的時候覺得:啊,真的一點都沒變ㄟ
學姊從以前就這樣的嘛
每次有什麼事就看她很緊張、很緊張
預先設想一堆情境
雖然乍聽之下很好笑,不過像這些問題
一時之間還真的沒人會
而且擔心完,一旦開始做,絕對表現很好
(連這麼細的事都先想了,還能不好嗎?)
所以......沒問題的啦
我對你們很有信心的,出去把老外電死吧!
去告訴他們「!」這個符號除了驚嘆號之外還有別的意義吧!!

順帶一題:「幾位?」=「How many in your group?」
《臨時需要的一句話》裡面是這麼寫的
至於老外是不是真的這麼說
我就不負責了XD

s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中國時報 A13/兩岸新聞 2006/05/01

母抗爭十七年 首見!六四死難者獲賠償

徐尚禮/台北報導
「路透」昨天引述大陸一人權網站消息說,中共當局最近首次對一九八九年「六四」民運一名死難者家屬做出賠償。

成都「64天網」負責人黃琦在網上公告:「一九八九年民運死難者周國聰母親唐德英最近獲得成都警方交付的七萬元人民幣」。

唐德英日前前往黃琦家中,書面提交了其子周國聰索賠案取得成功的文字依據。不過,成都當局並不是直接對「六四」認錯,市政府所屬的公安當局是以「困難補助」名義發出補償金。

十五歲的周國聰是一九八九年「六四」軍警鎮壓行動,眾多死難者之一。初中畢業的周國聰於當年六月六日從成都的一鋼管工廠下班途中,被抓到成都市寧夏街派出所,後來滿身傷痕死於看守所內,並被火化。

母親唐德英認為兒子是遭警方打死,十七年來不斷向有關當局抗爭,除跑遍成都公檢法機關外,還到北京公安部上訪。直到二○○○年四月才從派出所拿到了兒子死亡的照片,唐德英當場昏了過去。

針對周國聰之死得到「賠償金」,黃琦說,當局雖然沒有承認「六四」錯誤及責任,但這一首次賠償意義重大。




賠償不代表認錯 「六四」只能淡化不能翻案

【徐尚禮/新聞分析】
「中國首次賠償一九八九年民運家屬」引起「紐約時報」、「路透」等西方媒體注意。事實上,如果沒有北京中央許可,成都當局怎敢率先撥給「六四」死難者家屬困難補助金。但這並不意味當今胡、溫新領導人準備平反「六四」,甚至如民運人士及死難者家屬所說,「承認錯誤」。

事實上,胡、溫主政後雖然對「六四」態度有所轉變,但仍堅持立場、延續鄧小平、江澤民兩代領導人既定原則方針。

簡單的說,如果當前中共領導人有意為「六四」翻案,就會動搖國本、分裂黨。「六四」後,總書記趙紫陽就背負這罪名遭罷黜。因此,即使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九日凌晨陪著趙紫陽到天安門廣場的中辦主任溫家寶,今天貴為總理,面對敏感的「六四」,只能和趙分道揚鑣。

去年趙去世,新華社只用五十四個字發布其死訊,並監管民運人士。可見「六四」太敏感,只能淡化不能翻案。

當局的立場雖然不變,但態度可以轉變。胡、溫執政標榜「以人為本」、強調「和諧社會」。在這一方針下,社會存在的矛盾最好降低,不要激化。

當年說「六四」是「反革命動亂、暴亂」,今天的政治用語則是「風波」或「政治風波」。胡錦濤上台後就這麼說。但他同時也強調,當時幸好「鄧小平同志和其他老同志堅決支持我們黨和政府依靠人民,旗幟鮮明地堅持四項基本原則」。

所以,「中國首次賠償一九八九年民運家屬」,僅僅顯示當局對「 六四」死難家屬態度已經緩和。協助死難母親的「天網」負責人昨天就說,這次賠償是特殊案例,因為家屬拿到死者照片,而且公佈在網路上。「最重要的是,一位死難者母親的堅持」。

周國聰死於四川成都,母親唐德英十七年來奔走成都及北京,總算為兒子討得甚強人意的「說法」。「六四」時,成都人民南路廣場和北京天安門廣場一樣擠滿學生和群眾。中共官方承認,學生和軍警都有死傷。

唐德英得到賠償可望鼓勵一百多位「天安門母親」。但丁子霖、張先玲等一百多位「天安門母親」想要為死去的親人「平反」、「申冤」,甚至將「六四大屠殺的元兇繩之以法」可能仍遙遙無期。給唐德英的「困難補助金」的名義就點出其中奧妙。

其實,「六四」受害家屬最在意的是當局給個說法,這和當年學生絕食抗議「四二六」社論目標一致,偏偏名為「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的這篇人民日報社論。無論在過去或今天儘管激化矛盾,卻怎麼都不能動搖,頂多避談或淡化。

s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中時電子報 】
[林博文專欄]去年十月十七日,十八名自稱為「老祖母和平特遣隊」(Granny Peace Brigade)的娘子軍,占據了紐約時報廣場的徵兵站,她們高喊反戰口號並叫年輕人不要到伊拉克當砲灰,她們向徵兵站說要報名當兵:「寧可讓我們這把老骨頭上戰場,也不要讓孫兒孫女去送死。」這批娘子軍最老的九十一歲,多半是七、八十歲,有一個人兩眼已瞎,大多柱著拐杖,有的要靠步行具(Walker),有些人甚至參加過五十年代的反對處死原子彈間諜羅森堡夫婦的示威運動。

就在老祖母霸占徵兵站時,一群鎮暴警察聞訊趕到把她們抓起來送至警局關了四個半小時,並以「擾亂公共秩序」和「非法占領公務用地」兩項罪名起訴她們。紐約刑事法院於四月二十七日開庭審訊十八名老奶奶,這條新聞轟動了全世界,法國、德國和美國各大媒體都派記者到法庭探訪。開庭前,檢察官臨時提議:只要她們保證在未來半年內不再從事反戰活動,檢方馬上撤銷控罪。兩項罪名如果成立,被告至少會被判入獄十五天。鬥志昂揚的老奶奶一致拒絕檢察官的提議,準備去坐牢。

開庭那天,法院充滿了溫馨的鏡頭。法警紛紛協助行動不便的老奶奶進入法庭,主審法官尼爾.羅斯還特別讓十八名被告坐在比較舒服的陪審席上。檢方和被告律師陳述之後,法官說他接到這個案子後曾進行調查,他發現娘子軍並沒有完全擋住門口,任何人仍可自由進出徵兵站,因此並不構成犯罪條件,「所以,十八名被告全部無罪開釋」。老奶奶聽到判決,立刻在庭上拍手尖叫。法官很顯然早就打定主意判娘子軍無罪。

老奶奶走到法院門口高唱反戰歌曲:〈上帝幫助美國〉(調子與〈上帝護佑美國〉一樣,歌詞則完全不同),其中一句是:「上帝幫助美國,我們很需要您,因為我們的領導人是一群騙子,他們使全世界都發狂。」這支歌的作詞者愷‧莎塞亦從西利桑那州趕來會師,她也是該州反戰組織「土桑(Tucson)憤怒老祖母」的成員。

娘子軍的律師說,她們拒絕和檢方達成庭外和解的理由是,她們認為並沒有做錯事。九十一歲的瑪麗‧藍庸倔強地說道:「伊拉克戰爭大錯特錯,我們會盡一切力量來阻止這場戰爭!」開庭那天,好幾個老奶奶穿著黑色T恤,上面印了大字:「我們絕不會沉默」。

美國歷史上不乏「婦女舉起半邊天」的抗議運動,從爭取政治權利到墮胎權利,從反對壓榨到反對性別歧視,每一個時代總有一批敢說敢做的婦女走上街頭,挑戰威權。蘇珊‧安東妮(Susan Anthony)於一八五二年在紐約州奧巴尼參加一項會議,當她準備發言時,大會主持人馬上告訴她:「你是來聆聽、來學習的,不是來講話的。」個性堅強的安東妮氣極了,但這場羞辱使她真正體會到婦女要想獲得平等權利(包括投票權),唯有通過激進的(militant)行動作公開的訴求,才能克奏膚功,亦方能像男人一樣成為有效的社會改革者。

從安東尼開始,美國婦女界「江山代有才人出」,她們充分發揮個人智慧與道德勇氣,站在時代尖端發號吶喊,以文字、聲音和行動喚醒女性同胞。如主張廢奴並著有《黑奴籲天錄》的作家史陀夫人(H.E.B.Stowe),提倡節育運動的山額夫人(Margaret Sanger),坐巴士拒絕讓位給白人而促發民權運動的派克絲(Rosa Parks)以及女權運動的拓荒人蓓蒂.傅瑞丹(Betty Friedan)。

然而,反對伊拉克戰爭卻不必由大牌名人來領軍,它是一場自發自動的抗議運動。老奶奶可以待在家裡含飴弄孫或整天坐在電視機前發呆,但她們卻一拐一拐地走到徵兵站進行反戰活動,她們不忍看到年輕人在伊拉克作無謂的犧牲,這才是真正的愛國主義的表現。美國就是有這樣一批熱情的、關心國事的男女老少參與抗議運動,反對政府的倒行逆施,才會使美國不致因當權者的愚昧無能而掉進萬丈深淵。「活到老抗議到老」,也是促成民主政治「日新又新」的動力之一。

s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收到星光出版社寄來的情報

星光出版社的經銷商之一《貿騰發賣股份有限公司》,
從今天開始在台北車站地下街,將展開為期一個月的特賣會,
歡迎大家踴躍前往參觀選購。

展出時間:2006年5月01日至2006年6月01日
展出地點:台北市忠孝西路1段50之1號(站前地下街1號廣場)
參展出版社:星光、城邦、遠流、時報、遠足、木馬文化、
      希代、高寶、膳書房...等
展出書種:軍事、生活休閒類及兒童類叢書
書展折扣:7.9折(折扣與販售價以現場標示為準)



雖然七九折這個折扣不比政大書城優
不過還是去看看
要是有星光的日本文學絕版書就賺到了
(明知可能性極低的不負責任妄想)

s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年雲門的春季公演,聽說票房不好
去現場一看......果然沒坐滿
可惜了今年這兩隻舞作

白原本是為台北越界舞團作的小品
1999年雲門也曾經表演過
當年看的時候就覺得,雖然是小品
內涵絕對不輸長篇大作
尤其是我每次看舞
總會莫名其妙被舞者的影子分去注意力
在看到利用燈光把舞者的影子映在布幕上作變化的時候
簡直有一種:「啊,被發現了」的感覺
這樣的一隻舞作經過這麼多年重新演繹
再加上白之二、之三
覺得林懷民的作品漸漸從有形一直抽離到無形
揮灑越來越自然
真要比喻的話,就是從有標題音樂變化到無標題吧
尤其這幾年加上張贊桃的燈光設計
讓我覺得雲門的作品真是越來越好看了
白之二、之三真正完全在就是光影的變化
在純白的地板、背景
看完全只有黑影的舞者舞動,完全辨認不出誰是誰
突然覺得人可以看起來這麼渺小
又或者以強烈的光影對比呈現在舞者身上
靜止時簡直有如雕像一般
不只是不動
而是真正有凝固、靜止、甚至就是一件藝術品的感覺
過去音樂老師總說舞台是整體的藝術
真的不只編舞、舞者
真的非到現場無法感受這樣的完整性

至於美麗島
票房不好的主因就是因為它
報載許多人因為美麗島這樣的名詞
以為是跟政治有關而不想買票
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不禁想到林懷民當年創作「薪傳」
被當局評為有台獨思想
現在又被認為是統派,明明是同一隻舞
台灣人老愛以政治眼光看所有的事情
真的也算是一種專長
被放在標題的白X3更被穿鑿附會為白色恐怖
真是一整個無言
但是我還真的很想叫這些人去看看薪傳
看看家族合唱
還有看看美麗島
住在這個島上的人,以這個島的歷史、生活作為題材
有什麼不對
你從哪個角度看到偏頗的政治立場,指出來給我看
真是受不了

不過說實話,以舞作內容來看
我還是比較偏心白X3
不是布拉瑞揚、或胡德夫不好
只是放在一起的調性差很多
要是跟薪傳、我的鄉愁我的歌、家族合唱擺在一起
就很和諧
但是跟林懷民這幾年幾乎無標題的作品擺在一起
這樣情感直接的作品就合不太起來

如果不比較的話
美麗島當然是一隻很棒的作品
胡德夫的現場演唱真是沒話說
美麗島,現在大家只記得美麗島事件這個名詞
(說實話,我從來搞不清楚這個事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被當作政治品消費,消費完了丟到一邊去
幾乎沒有人記得它曾經是一首歌
而且是一首很好聽的歌
第一次在民歌三十演唱會上聽到
就莫名其妙的讓人想流淚
因為是單純的人、在單純的年代、以單純的情感
做出來的一首歌
害我這次真的很不爭氣的流了眼淚
不過還好旁邊的中年男子哭的比我慘

另外有點感傷的是
節目表上再也找不到羅曼菲的名字了
(原本都是在雲門舞集2藝術總監的地方) 翻節目表努力找,多希望他跟李靜君一樣
在名字旁邊加個星號
只是請假而已
雖然知道不可能
還是忍不住這樣想

s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