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0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看到這張照片,實在忍不住會想到霍爾的移動城堡........



中國時報 A3/國際新聞 2008/10/23

自走屋 遊牧逃難兩相宜

【潘勛/綜合報導】
  
  您怕大水來襲沖倒住家嗎?您怕家有惡鄰不得安寧嗎?現在,丹麥及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專家已設計出「自走屋」,利用太陽能及風力為動力,可以用步行的速度走過各種地形,為您解決前述的煩惱。
  英國《每日電訊報》廿一日報導,這款自走屋高三‧三公尺,有客廳、廚房、盥洗衛浴、木質火爐,中央電腦主機則控制屋子行走的六隻「腳」。原型屋建造成本為三萬英鎊(約台幣一百六十二萬元)。
  「N55」旗下藝術家斯拉托表示,自走屋不光是為旅行家設計的,毋寧是供任何比較喜歡遊牧生活方式的人使用。
  自走屋每支「腳」自有動力可以獨立操作,但隨時都有三隻「腳」站在地上確保屋子不會翻覆。而且幾棟自走屋可以聯結起來,變成較大的屋宇。


原始出處

Walking house can escape floods or unruly neighbours


By Richard Alleyne、Science Corresponde
Last Updated: 12:01am BST 23/10/2008
nt
 


It is the ultimate house for beating floods or unfriendly neighbours - a home built on six hydraulic legs that can walk.

The 10ft high home is solar and wind powered and can stroll at walking pace across all terrains.

It has a living room、kitchen、toilet、bed、wood stove and mainframe computer which controls the legs.

The pod will take its maiden stroll around rural Cambridgeshire at the Wysing Arts Centre in Bourn on Thursday.

It was built by art collective N55 in Copenhagen、Denmark、who worked in conjunction with engineers at MIT in Massachusetts、USA. 

Designers say it provides a solution to the problem of rising water levels as the house can simply walk away from floods.

The prototype cost £30,000 to build、including materials and time、but the designers believe it could be constructed for a lot less.

The artists in the N55 collective are Ion Sørvin、and Øivind Slaatto. Sam Kronick、from MIT designed the legs.

Mr Slaatto plans to live in the house when it returns to Copenhagen. He has been working on his pet project for two years and was inspired by his meetings with Romani travellers in Cambridgeshire.

He said: "This house is not just for travellers but also for anyone interested in a more general way of nomadic living.

Each leg is powered and works independently and is designed to always have three on the ground at any one time to ensure stability.

The makers hope the legs could be eventually mounted on any kind of structure and make it walk and several pods could be linked together for bigger houses.

s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Oct 23 Thu 2008 00:41
  • 平路

不知為何最近懷舊的文章很多
而看到平路回憶大學時光也讓我懷舊起來了
倒不是他所描述的大學生涯
畢竟那離我太遠
而是大二那年剛好碰上系慶50週年
和同學一起編紀念系刊
算是我少數參與到的系上活動
還記得同學去訪問完平路回來跟我們轉述的情況
以及平路提到目前幾位在系上任教的她的同學大學時候的模樣
隔了這麼多年只要一看到"平路"的名字出現
我第一反應想到的就是那時候的情景




中國時報    E4/人間副刊           2008/10/20

青春縹緲如夢 ──我在台大的日子

【平路/文】
        照片上,我在憧憬……愛情會帶來意想不到的幸福嗎?當時,難得有這樣的輕鬆時光:日後,包括與所愛的人在一起,都伴著隨時會出事的緊張。接踵而來的幾年,黨外運動正在島上星火燎原,我的朋友以及他的同志們常在電話裡磨刀,說要磨刀給那些竊聽者的特務聽,在朋友身邊,我感覺到大變動前夕的惶惶然。
    寫字的人永遠要提心吊膽,以文字去回憶過去是危險的,尤其是追憶青春,它更加危險,因為一定會錯過了許多細節,可能是重要的細節。然後,我們又用紅筆加圈,娓娓寫出一些跟後來相關的事情,好像都有理性與邏輯可循。我們自以為條理井然,自以為在記憶的抽屜中以理性與邏輯排比輕重位置,其實,記得最深刻的只是當時的陷溺,包括讓自己不知所措的洶湧感覺。
    當年校園裡的傅鐘、傅園中灰白的大理石,包括傳說中傅斯年老校長面對質詢而不屈服的猝死,也包括保釣運動「外抗強權,內除國賊 」的口號,其中隱隱然都有從北大到台大的傳承。而我出生晚了幾年,沒有趕上保釣的熱潮,我進台大時已經是運動的尾聲,在當時的校園,就在傅鐘旁邊的行政大樓,記憶中從樓頂垂掛而下兩行標語:「 我們的土地可以征服,不可以斷送。我們的人民可以殺戮,不可以低頭」,出自五四運動時羅家倫起草的一篇北平學界宣言,經過五六十年之後到了70年代,兩行字依然令人動容,輕易地召喚出心底的感情 。
    事隔這麼多年,其實,我需要請教當時的同窗,我是真的看見了這兩行標語?或者,只是在校園的舊照片上依稀見過?無論如何,確定地是,有一度,在1970年間,標語曾經掛在台大行政大樓的樓面。是哪位學長冒著觸犯校規的危險掛上去的?而校方在事先不知情的狀況下爾後又做了哪些處置?在我進台大的年代,台灣剛度過保釣運動的高潮,但解嚴依然遙遙無期,那是某種奇特的時代氣氛。校園裡有一種鬱悶:有人天生反骨,終日蹺課而攀爬在椰林大道的樹上,當時某位物理系的學長被封為台大一景;心性激烈的同學則在演講會上以尖銳問題直接頂撞講者;新生南路側門進來一長排海報,大學雜誌社舉辦的演講似乎是透氣的窗口,胡佛、張忠棟、楊國樞等關心社會的學者正熱中於傳播自由主義的理念。當時校園裡的學生報叫做「大學新聞」,有一天我心血來潮,跑上活動中心的小辦公室裡應徵校刊主筆,那時候好像是楊庸一做總編輯,他因為校刊言論已經背著兩個大過。一次,記得是在東南亞戲院附近的咖啡屋舉行主筆會議,有人把我們與會人的名單交給警總(警總是當年戒嚴時期的安全單位),上了黑名單,將來出國也難,總有這樣的耳語,但這些耳語反而在淬勵冒險的心性,甚至強化了心裡對衝突場景的渴盼。

    校園另一處,離醉月湖不遠,當年我們心理系系館旁邊,年輕的助教吳英璋與黃榮村常在籃球場上鬥牛。大一時,我與班上高個子的女生張冕、劉瓊枝也加入了女籃校隊。當時,荊玲做教練,她以要求嚴格著稱。一年後,我們果然因為不及她設定的標準被踢出校隊。然而,我們自覺盡了全力,甚至在操練中超越了本身的體能限制,如今記得的是練完球……,在校門口「全成冰果店」一口氣吃下三碗刨冰的壯舉。
    當年在台大校園,許多事已經現出端倪:南部來的男生赤腳在泥濘的操場踢足球;北部出身的女生燙著波浪髮型,幾乎每個週末都有工學院理學院的舞會邀請。偶而有耳語,班上家世顯赫的女生被特許進入一個名叫「融融社」半祕密的社團會所,成員都是品學兼優的貴族子弟。今天回看,那時候在台大校園,台灣社會的樣貌已經具體而微,隱喻著後來的南北差距、階級壁壘,台灣社會各種多元分歧的景象 。
    那時刻,更重要的人生功課也在校園裡奠基,包括愛情。我們像幼雛展翅學飛一樣地學習愛人與被愛。或者更早之前,當我們還留著輕 湯掛麵的短髮在高中K書,某種被愛的幻覺已經在心裡悄悄滋長。新鮮人的第一季,走在椰林大道上,眼神在後面尾隨,貓咪的爪子輕輕地搔。從此我們搔弄別人,也由著自己被別人搔弄。有時候粗手粗腳,就好像貓咪打碎了瓷器,筐礑礑碎裂了別人的心。我們不覺得應該道歉、更不曾體悟到愛情這件事所可能潛藏的兇險。至於我,我迷迷濛濛地受到吸引,吸引我的總是比自己還要叛逆、還要狂熱不羈的那種人。當時,戀愛是個必需的成長階段,而對象只是載體,藉著愛情帶來的豐沛能量,為自己裝上一對翅膀,逃離家裡的權威管束,也跳脫台灣社會那時候無所不在的窒息感。直到誤以為振翅便可以飛越大海的時候,才知道它會融化,在希臘神話裡伊卡拉斯(Icarus)身上,那是一對蠟做的翅膀。多年後回顧,明白了藉愛情而試圖飛翔的人必然會直直墜落,但到如今我尚且難以回答的問題是,因為當年的時代氣氛我才會愛上他?正是因為當年的時代氣氛,才會進行各種以愛情為名的飛行實驗?
    那時候,不知道自己多麼天真,不知道自己若有機會選擇,就有機會選擇錯誤。然而反過來想,若我預先知道等著我的是什麼,若我有一絲絲預感,預知愛情都會帶來後果,如果我連那些後果也一齊知道了的話,那麼,我不會把心交出去,我不會愛上任何人,再也不敢愛上任何人。

    我究竟要怎麼樣地回望大學時代的自己?
    留下的只是幾張相片,有一張用舌尖去舔冰淇淋。那是哪年哪月?誰拿著照相機在拍照?或者,那只是任何一個夏日午後,只為吹過的 陣陣涼風、大樹上的幾聲蟬鳴,眼裡就盛滿了掩不住的笑意。除了擔心冰淇淋會融化,趕緊伸出舌頭,將軟軟的沁涼滋味舔進嘴裡,臉上沒有一絲陰霾。
    事實上,我很少這樣心花怒放的相片,從小到大,我的快樂總會跟著一點罪惡感。在大學裡,總是偷偷摸摸赴約、偷偷摸摸進家門,門後等我的常是父親的斥罵。在森嚴的家教中,我巍顫顫的青春卻正努力地抽出細瘦的枝枒……。
    那是哪一年?相片上留長了頭髮的我,看樣子,應該是大二或大三,老總統已經久病不起,蔣經國等著正式接班。鬱悶的年月中,必然還是有輕鬆的瞬間,看起來,甚至有某一種莫名的憧憬,在臉上散放著光澤。
    照片上,我在憧憬……愛情會帶來意想不到的幸福嗎?當時,難得有這樣的輕鬆時光:日後,包括與所愛的人在一起,都伴著隨時會出事的緊張。接踵而來的幾年,黨外運動正在島上星火燎原,我的朋友以及他的同志們常在電話裡磨刀,說要磨刀給那些竊聽者的特務聽,在朋友身邊,我感覺到大變動前夕的惶惶然。
    再下去,衝突、聚眾,接著是武力鎮壓;再下去,拘捕、坐監,接著是一場場坐監說明會。美麗島事件之後,台灣社會陷入漫長的黑暗期……。

    隔了許多年再重新回溯,卻好像我們那一代人的宿命,屬於這整整一代人始終不能夠脫離的社會氛圍:從戒嚴、解嚴到全面民選、政黨 政治,我們這一代人的經歷,如此巧合地與台灣民主化運動平頭並進。恰似湯瑪斯.曼說過:「在我們的時代,人的命運是以政治語彙展現其意義。」
    至於我,如同我們一代的人,我走不出這個宿命,始終走不出這個島在時間裡的迴旋與擺盪:向前幾步,又註定被推擠回原位,然後又顛簸地繼續向前挪移……即使自己去國多年,這力量牽引我有一日再回到台灣,並以各種方式介入台灣社會正在發生的各種轉變。另一方面,卻因為親眼目睹我的朋友過早地把政治當作志業,就這樣飛蛾撲火般全身投入,讓我也過早地看穿了這個事實:只要身在政治的場域,從事政治就有它的反噬性,正好像每場革命在成功後總是一口吞沒它最初的理想,從事政治的人也最有機會背叛自己的初衷。這樣的歷史情境循環不已,第一次還帶著悲劇的情調,如同馬克斯的「路易波拿巴之霧月十八日」所言,接下去一而再地,則是以鬧劇捲土重來!
    難道說,那時候,我已稍微預見到這鬧劇的展演形式?包括後來許多獻身黨外運動的人站上權力的殿堂不免陷身泥沼、乃至集體沈淪,其實也是這反噬的必然結果。

    回溯起來,一切都是伏筆:在我們的大學校園,日後發生的竟已經一一現出端倪。
    多年後在台北街頭與他重逢,昔日的朋友說了一句,「我把事情都搞糟了」,他意味著我們竟再沒機會回到從前,回到當一切還有可能的時候。我點點頭,是的,都搞糟了,都回不來了。站在公車站牌前,望著他,一時我心裡激盪著太多說不出的情緒,這些年來,曾經為了等他平安的消息而徹夜不眠,跟著當年一次大審的結果而悸動難安 ……。那份激情曾經讓我不知所以,讓我訝異於一個人的心房竟可以如此的劇烈攪動。如此的劇烈攪動,卻沒有停歇,第二天又活了過來,一天天又活了下來。
    那是青春,而青春已縹緲如夢。


原文連結自這裡

s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以前小花還沒有上幼稚園的時候
有一次突然問我:
「你會不會彈鋼琴?」
我說不會
小花就一邊很熱心地說「我來教你」一邊把我拉到鋼琴前面
打開鋼琴蓋一邊亂彈,一邊唱歌
然後跟我說:「很簡單的,你看,只要彈,然後一邊唱,就可以了」

原來如此,好有禪意啊
我想我們大人都是被自己的成見給束縛住了
其實就是這麼簡單的事情嘛
小孩真是令人佩服與感動啊!!

前一陣子我又去小花家
小花剛上小學,在寫功課
一邊寫一邊跟我聊天
「你會不會彈鋼琴?」
我說:「不會」
小花說:「我也不會」
「咦?可是你小時候不是說你會嗎?而且你還教我彈ㄟ!」

「那是亂彈的啦」

就這樣輕鬆帶過了喔!!
那你阿姨我的感動跟佩服到底該怎麼辦啊啊啊啊啊~~~~~


上小學前的小花,跟我出去玩



指定要吃下午茶的小花

s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說真的這齣戲的宣傳真的很少
唯一看到的宣傳就是新聞
郎祖筠公演完這出梁山伯與祝英台就要解散劇團了
這該算負面宣傳嗎?......唉

不過因為我媽之前在電視上看過他們很多年前搬演這部戲
她覺得非常好看
因為凌波當年也剛好把梁祝重新改編為舞台版
我媽也在電視上看了做比較
覺得郎祖筠的版本還比較好看
基於這次不看大概也沒有下次就決定衝了
我本來只是以陪老媽看戲的心態去的
畢竟,梁祝真的滿老梗的了
結果沒想到我媽說的沒錯
真的很好看
今年的演出又不同於上次
因為梁祝實際上都是十六七歲的青少年
所以刻意加了一些活潑的因子
余秉諺和杜詩梅演的銀心跟四九根本就是活道具
所有十八相送看到的鴛鴦、白鵝......都這兩個人搞笑演出
很有趣,但又不至於太過火
我媽看完一直誇獎:這兩個少年仔還滿會演的嘛XD

但我覺得整齣戲最最最值得推薦的重點
莫過於京劇出身跨界演出祝英台的黃宇琳
聲音有夠好聽
過去對梁祝的印象多是凌波飾演的梁山伯
我現在才發現整齣戲戲份最重的人是祝英台
因為在戲中祝英台是女扮男裝
因此也要唱女聲、也要唱男聲
也要有小女生嬌羞的一面,但是反抗起來又很剛烈
聽到梁山伯的死訊又要用身段、聲音表現出悲憤
但是又不能完全用京劇那一套來演,會太過
不過在唱腔中流露出來的京劇底子功力,又很迷人
孤狗了一下才發現原來是這幾年李寶春強力栽培的當家花旦
果然功力非凡
年紀輕輕就拿了一大堆獎
在台灣京劇界非常罕見
不過說了一大堆,結論就是:
她聲音真的好好聽啊!!
怎麼辦咧?我這下子想去看看她演京劇到底是什麼樣子了啦!

明天還有一場
郎祖筠在謝幕的時候希望大家能推薦親朋好友
「至少不要讓我虧太多」
不過說真的
我個人覺得真的是一部值得看的好戲
非常樂意推薦
只是推薦的有點晚了..........
而且這裡還很冷清....................

劇團網址:
http://www.wretch.cc/blog/butterflylov

s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接著上一篇的對談
一次貼太多大概會看得很累吧^^



科研有傳統 年輕人才知做什麼
 

聯合新聞網 更新日期:2008/10/12 07:30 記者楊正敏/台北報導

物理學大師楊振寧認為,廿世紀中國的科學已有驚人的發展,兩岸今天大學生的程度已不可同日而語,但科學研究要有長期傳統,不是一、兩天就可以培養出來的,台灣幾十年的成長,總體來看很成功,代表社會結構裡有正面發展的可能。

楊振寧昨天在與香港科技大學校長朱經武的對談中指出,有人質疑,兩岸都投資很多經費在科學上,為什麼都沒有具體成果,連個諾貝爾獎都沒有。

他說,很多人愛拿八四年中國只有一面奧運金牌,但現在已超越各國,拿下最多金牌為例,但他認為「科學和運動拿金牌不一樣」,不能太著急,要慢慢來。

楊振寧說,科學研究要有傳統,年輕人在傳統的影響下,才知道什麼值得做,拿什麼態度研究,不是一兩天就能達成的。今年相當熱門的粒子物理,他也有不同的看法。他直言,「廿歲的年輕人要做高能物理實驗,得想想有沒有前途。」至於那個領域具有未來性,楊振寧說,朱經武的高溫超導就很值得研究。

中國大陸曾在一九七一年時要花一億美元建造加速器進行高能物理的相關研究。楊振寧曾當著鄧小平的面反對。楊振寧說,當時中國還很窮,花這麼多錢建加速器,對經濟民生沒好處。後來非物理學的科學家也群起反對,大家都吃不飽,卻讓少數人吃肥肉,最後大家都會餓死。

楊振寧說,歐洲政府投資大強子對撞機,希望證實一個過去未曾看過的「希格斯粒子」,找到了固然很好;找不到也更有利,表示過去成功的理論有缺陷,發現「對的東西其實是不對的,這樣才是真正有大貢獻的科學」。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81012/2/17hv1.html


 

楊振寧朱經武對談 勉年輕人保持好奇心 

中央社 更新日期:2008/10/11 19:18

(中央社記者吳素柔台北十一日電)諾貝爾物理獎得主楊振寧與香港科技大學校長朱經武今天對談「物理學的誘惑」,兩人都認為科技快速發展,過去一百年的改變遠超過人類歷史所有改變,期盼年輕人保持好奇心和熱情,瞭解興趣所在,多做對社會有貢獻的事情。

龍應台文化基金會今天下午邀請楊振寧與朱經武對談,由作家龍應台和「科學人」雜誌總編輯李家維主持,活動吸引滿場民眾聆聽,多位科技界和文化界名人也到場。

楊振寧在1957年以「宇稱不守恆定律」成為華人首位諾貝爾物理獎得主,現任香港中文大學講座教授及北京清華大學教授。台中縣清水鎮長大的朱經武,則在1987年將超導體溫提升至攝氏零下一百八十三度,轟動學界,被美國媒體譽為「科學界的超級巨星」。

楊振寧今天一開場就向大家介紹電磁感應、電磁波等物理理論背景;他表示,很多人認為物理學很難,其實只要有好奇心就不難,研究成果甚至會影響全世界。

他表示,中國有句話說「苦讀」,「苦」就是想放棄的心情,摔倒後站起來再做,就是還懷抱一絲希望,不想放棄;不過,如果真的覺得太苦,還是要考慮是否換個方向或方式。

楊振寧指出,當年到美國唸書,原本想寫實驗的論文,但實驗室教授和同學都戲稱「哪裡有爆炸,一定有楊振寧」,最後他還是確認自己適合走理論路線。

楊振寧表示,現在是科技高速發展的「大時代」,加上全球化趨勢,雖然目前金融風暴議題受矚目,但還不是世人最大挑戰,再過三十年、五十年,大家遇到的問題會比今天遇到的問題還要複雜和嚴重,希望大家對長遠的發展有所瞭解,多做對社會有貢獻的事情。

朱經武的父親從事飛機維修,從小他就跟著父親修理機械,培養出自己動手做的興趣,小學就自製收音機,國中時把自己當導電體做馬達;母親則曾對他說,「就算是摔跤,也要抓回一把沙」,讓他瞭解失敗中求取經驗的重要。

相較於楊振寧的理論路線,朱經武笑說,遇見過楊振寧之後,就覺得自己適合走實驗路線。

朱經武表示,美國作家馬克吐溫講過「沒有一種滿足,比你第一個人到達那個地方,來得更大」,這句話影響他很深,他就是喜歡追求「呼吸到沒人呼吸過的空氣」的感覺。

朱經武說,科技在過去一百年帶來的改變,超過人類歷史所有的改變,他勉勵年輕人要保持好奇心、熱情、懷疑精神和樂觀,但成功也有機運成分。

龍應台問「美」在兩人心目中的地位如何?楊振寧說,科學的美是對自然界準確的瞭解,例如DNA的結構是生命的奧祕,也接近宗教的美;朱經武說,科學的美是極大的奧秘,與詩句的美妙相通。

至於求學生涯和對教育的看法,朱經武表示,自己很幸運,學生時代都遇到很好的老師;他並認為,兩岸三地學生的認真程度和生活水準剛好成反比。

另外,台下學生詢問挫折和困境如何區別?楊振寧說,「其實你自己知道」,如果還未完全絕望,就會堅持下去;朱經武說,要有學習熱情,瞭解自己的興趣,拿得起也要放得下。971011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81011/5/17h9t.html


s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在報紙上看到楊振寧與朱經武的對談
覺得很有意思
上網查新聞以後發現
雖然是對談了一場
不過各家媒體報導的重點都不一樣
整理一些我覺得有趣的跟大家分享


 
物理大師勉學子 懂得放下

中國時報  陳至中/台北報導 2008.10.12

龍應台文化基金會十一日舉辦「楊振寧、朱經武世紀對談」,邀請物理學界前後兩代「大師級」學者交流。被問及研究過程的挫折,兩人不約而同表示,研究若遇到挫折,能撐就盡量撐過去,但若真的太苦,不妨學會「放下」;畢竟每個人的天賦不同,轉個方向,或許就能找到屬於自己的路。

     諾貝爾物理獎得主楊振寧表示,傳統教育總是強調「苦讀」,但讀書讀到「苦」,表示興趣不在那個領域,才會灰心想放棄;做科學研究,不成功的實驗十之八九,若還存在好奇心、實驗的動力,就不會覺得苦。他指導研究生時發現,凡是做得太苦才做出來的論文,該生未來發展成就一定不大。

     楊振寧認為真的太苦,就該學會放下。當初他在美國芝加哥大學攻讀博士學位時,同學間有一個笑話:「哪裡有爆炸,哪裡就有楊振寧(Where is bomb、where is Yang.)」原來他從小喜歡研究理論,實做能力卻極差,偏偏又想以一個實驗作為博士論文題目,結局可想而知。

     正當他的實驗走入死胡同、苦無對策之時,老師建議他回到理論上,並告訴他,之前的一篇投書論點極好,不如稍加增改,就能當作畢業論文。楊振寧苦思二日,決定接受老師的建議,放棄原本的實驗。

     楊振寧說,若當初他堅持作下去,恐怕會越陷越深,回到理論領域後,才覺得如釋重負,感到這才是自己的興趣所在。碰巧的是,香港科技大學校長朱經武也有類似的經歷,只不過楊振寧是從實作走回理論,朱經武則是從理論走回實作。

     朱經武受台灣教育,總覺得動腦比動手好,雖然從小就喜歡修理收音機、自己作電路板,但還是想投入理論研究。直到他碰到楊振寧,一切才有了改變,「我才發現我們兩人腦子裡的線路完全不一樣!」

     之後,朱經武專注於實作領域,於七十八年成功將超導體溫度提升至攝氏零下一八三度,被美國媒體評為「科學界的超級巨星」。一名專精理論物理的學者感嘆朱經武在實作上的成就,曾公開表示:「我對物理學的重大貢獻之一,便是沒收朱經武當學生!」


 

 

楊振寧vs.朱經武 「科技挑戰勝過金融風暴」
 
聯合新聞網 更新日期:2008/10/12 07:30 記者楊正敏/台北報導 

兩位物理學大師楊振寧與朱經武昨天以「物理的誘惑」為題,闡述物理的魅力。楊振寧說,今天身處歷史上非常特別的時代,比過去人類面臨更嚴重的問題,勉勵青年學子瞭解長遠發展趨勢,做出自己可以滿意,並對人類有重大貢獻的事。

諾貝爾物理獎得主楊振寧和高溫超導大師朱經武,應龍應台基金會之邀進行這場世紀對談,吸引數百位民眾聆聽,現場座無虛席,還有人在場外看轉播。

朱經武以「『物理』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俱往矣,數風流人物,且看今朝。」形容物理的魅力。

楊振寧說,「物理學很艱難,有好奇心就不難。」許多物理發現的影響是無法評估的,改進生產力及人類的福利。像馬克斯威爾方程式把人類帶入電磁波通行的時代,如果沒有他的發現,現在就沒有無線電、電視、網路,現代的政治經濟就無法運轉。

這些物理學家當初只是單純被好奇心吸引,並不知道他們的發現會對世界有多大影響。

朱經武說,人類社會變化的原動力不是經濟,也不是政治,而是科技。最有用的資源是腦力,許多國家開始重視教育,打造知識型的社會,才能有創新。人最大的喜悅就是發明,讓社會向前進、愈來愈好。

他強調,起初也沒人相信高溫超導現象,發現時被認為跟電燈泡一樣重要的發明,具有發展新科技的潛力,未來如果能發現「室溫超導」,就能發現一個美麗新世界。

楊振寧說,科技發展神速,今天是一個非常特別的時代,科技一百多年來的特殊發展,導致世界結構的改變,是歷史上沒有過的轉變,「我可能完全看不到」。

他強調,金融風暴固然重要,但不是人類最大的挑戰,高速發展的科技,就像猛加速的高速火車,不曉得結果是什麼,面臨的問題要比歷史上的嚴重許多。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81012/2/17huz.html



 

 

s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剛剛看到屏東伯大尼之家的部落格文章
整個人心都揪起來了
或許很多人有聽過
今年伯大尼之家不知為何被連續縱火
造成嚴重的損失
現在在警方介入調查之後
居然認定是院生憨棄兒犯的案
認為是「院生自己點火企圖引起社會大眾關切」

雖然院方沒有口出惡言
但我真的很生氣
有任何證據嗎?
光憑馬拉松式的訊問,憨兒的口供
就要宣稱他是犯人,進行起訴
我實在不能相信
一個連被家人遺棄都不知道的憨棄兒
能夠想出來縱火就可以引起社會大眾關切這樣的事來
而且連續縱火十幾次都沒被發現
也沒留下任何證據
如果檢方不能提供強有力的物證證明是他犯的案
光憑口供定罪,實在太草率
也太混了!!
雖然院方沒有口出惡言
但我一直對縱火犯非常憤怒
現在我也對檢調感到非常憤怒!!

以下引用伯大尼的代禱聲明
也希望大家可以把伯大尼的情形傳出去
更重要的是,想想我們可以做什麼


原始連結:緊急代禱信---sos救救憨棄兒阿才


20081005緊急代禱信

 

敬愛的伯大尼之家代禱勇士們:sos救救憨棄兒阿才

 

平安!感謝您在主裡用愛扶持我們,我們實在迫切需要您的代禱!

相信您最近從一些報導已獲悉,伯大尼之家在一年內連遭不明人士十度縱火,師生受到不少的驚擾。九月初,在警方介入調查後,令我們燃起一線希望,甚盼案情早日水落石出,緝兇歸案,還給師生們一個寧靜的生活空間。在社會各界關注、上級限期破案的壓力下,員警們不分晝夜到院巡邏,令我們甚為感激,也不捨警方的勞累奔波。

然而在案情陷入焦著的困境下,警方轉向內部調查憨兒,二週來不時傳喚偵訊,讓數位憨兒陷入無止境的驚惶深淵。在幾個大孩子都還摸不著頭緒的情況下,警方以證人身份傳喚他們到案協助偵察。豈料在333小時長期疲勞偵訊下,引導問話,證人在一夕間竟成了嫌疑犯!檢察官日前堅稱憨兒阿才已俯首認罪,承認一起深夜縱火案乃他所為,甚至將他帶到火災現場依警方指令模擬犯案經過,如此偵訊調查方式,令人驚愕,令人難以接受!智商約70的中度智障兒阿才回來後眼眶轉動的淚水沒停過 一直從不能言語到不停喃喃自語說警察說:要把我關起來,我沒有阿!我跟他說我沒放火阿。

伯大尼所有的住宿生,每日就寢時間皆有夜 班 老師點名,終夜巡房陪伴,憨兒們都很有紀律,也 習慣在 老師的陪伴下安然入睡。火災當夜,僅有憨兒阿才較晚就寢,他是個貼心的孩子,因室友大多是重度障礙、需要協助照料的個案,因此阿才總是先把他們都打理好了,看他們睡著了,再去洗12位室友的衣服、拖地到深夜因隔日是內政部評鑑爐月 柳 老師及 曾美妹 老師陪同阿才佈置大客廳到零晨一點多阿才再去晾曬衣服鞋子襪子、也因此,當夜2點多是他先聽聞爆裂聲,跑出去看到火花,儘速 通知 老師的。這麼一位勤奮懂事的孩子,只因首先發現火光,誠實將發現過程報告警方,結果,卻在一連333小時的長時間審問下,卻被列為嫌犯處理,檢調並進一步通知院方「阿才罪證確鑿」。

為保護憨兒,101日屏東智障者家長總會理事長 李連枝 女士,特別為憨兒召開記者會,要求警方理性辦案,尊重憨兒權益,但部份媒體的偏頗報導,讓伯大尼再添不白之冤,其中102日中時電子報,記者吳江泉報導,「屏東伯大尼之家連續十次遭人縱火案,經檢警連日查訪並傳訊院生及員工後,懷疑是院生自己點火企圖引起社會大眾關切」伯大尼向來以正面溫馨活動見報與社會大眾互動,此種違背事實的指控,令人捶胸,難以置信。伯大尼是本上帝之愛所設立的基督教機構,主說,我們若做在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主身上了。(馬太福音25:40),在服事障弱的過程中,我們經歷為人開道路、開江河的神,經歷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熄。四十多年來,我們依靠的是上帝的信實。主教導我們,「你們說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便是出於那惡者。(馬太福音5:37)神恨惡罪,人若詭詐行事,縱然無視於屬世的刑責,但豈能在耶和華面前站立得住呢?

我們學習靜默等候神,求神為孩子們伸冤,求神救拔我們脫離那惡者的計謀,懇請您為我們守望禱告:

1)      為遭約談的憨兒阿惠、阿成、阿才、阿祥、阿桐、阿堂、 杜 老師等驚恐未定的心禱告,自結束偵訊、拖著疲憊不堪滿臉油垢的身心返院後,徹夜難眠,終日驚嚇不已,發愣少語,不時流淚,求神賜下平安的靈,也幫助老師們有智慧平撫他們的心靈,能早日回復他們平時自信又燦爛的笑容。

2)      為真正的縱火犯禱告,希望他的良知自己責備自己,不斷催逼他,勇敢出來面對問題,早日還給憨兒們清白。

3)      為參與辦案的所有檢調人員禱告,願神紀念他們的辛勞,我們深刻體會他們的壓力,我們也比任何人都期盼早日讓真相破案,求神引導他們偵察,求神幫助他們彰顯社會公義。

4)      也請您用禱告記念我們疲憊不堪的同工們,多日來為孩子們憂心,想盡辦法疏緩他們的不安,帶他們奔波於警局、法院之間,求主堅定他們的身心,特別看顧他們在這段時間的健康,能靠主隨時重新得力。

 

再次感謝您作我們的禱告伙伴,成為我們的亞倫、戶珥共同打這一場屬靈的爭戰。  上帝加倍祝福您!

 

    敬頌

 

      主恩永偕                                         與您一同服事的

 

                                                        伯大尼全體同工敬上

 


原始連結:認真懂事的憨兒 ~ 阿才

認真懂事的憨兒 ~ 阿才


走進伯大尼之家的職訓工場,格外安靜,這些精力充沛的大孩子們,沒有喧嘩,個個定睛地操作手中的工作。編織班的阿才,臉上總是充滿靦腆的笑容,色彩繽紛的打包繩在他手上不停歇地穿梭交錯,「手工編織籃打底相當不易,特別需要耐心和技巧,要做到緊密整實,才不會影響整個結構。」職訓 班的 老師表示,阿才是目前唯一學會打底的高材生,是老師的好幫手,有他和老師通力合作,其他同學才能進一步編織籃身。

阿才,14歲被家人棄於教養院,雙親皆已往生,尚有二個姐姐,他從未忘記被棄前,姐姐承諾要打電話給他,但至今盼了12年都未曾獲得連繫。認真工作的阿才,邊做事時總會不時留意著身邊的電話鈴聲,期待有一天姐姐真的想起他,他常常告訴老師,「姐姐來看我的時後,我要編一個最漂亮的籃子給她,我已經想好要怎麼編了。」

這個向來溫柔貼心的大孩子,沒什麼脾氣,很會照顧其他的弟弟妹妹,只要是老師交待的事他都會負責任地做好。他每天都很喜樂,對任何事都充滿了希望,你若誇讚他,他還會不好意思地告訴你,「因為老師很辛苦,所以要盡量幫她。」

這個貼心的孩子,這些天來全變了,從警方以縱火案證人身份傳喚他到偵察隊,經過長時間問訊後竟成列為嫌疑犯,帶著驚恐返院後,他的臉上不再有笑容了,取代的是整天出神發愣的神情,不時地落淚,他的自信不見了,常喃喃自語「我沒有做壞事」。面對這個無助的孩子,我們的心一次又一次地痛,只能更多地愛他,更多地為他禱告,為檢警辦案的壓力與疲憊禱告,求司法的公平正義還他一個清白。

s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小書房店1閉店攝影串連

剛剛看到小小書店部落格的更新
看到標題「震撼!寫在最後一夜之前:小小店1,走入歷史」
心臟差點停住
可愛的小小書店要結束營業了嗎?
都怪我太窮了
只能光顧茉莉書店
可是我也很努力的去集到了一張會員卡了啊
我也有推薦別人去啊
怎麼會..................
趕快點開來看
這連結怎麼會開這麼慢
結果店長寫道
「傳說中的美麗的小小書房,即將在10下旬結束營業……


搬到新點重新開始(啊真是冷靜而清晰的說明啊)。」

翻桌啦

幹嘛這樣嚇人啊!!

不過新店會開在捷運站附近
算是不錯的消息
如果之後我想再推薦別人去會比較方便
尤其這家店不只是文史哲相關書籍
也會辦很多活動
也有很多童書跟親子讀書會
應該很多人會想去看看吧

歡迎大家在閉店前去小小走走
更希望大家支援重新開幕的小小喔

小小書店部落格

s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幾天去小花家
小花忘了抄作業回來
只好打電話問同學
看到他們班的通訊錄
現在小孩的名字都好怪
比如說他要打電話去問的同學
名字裡有個「媐」字
念做「熙」
現在當老師也很不簡單
一班33人,整個通訊錄好幾個連看都沒看過的字

不過小花媽跟我說
小花有個幼稚園同學,住在附近
他的名字很有趣
叫做「莊可艾」
不知道莊小妹妹會不會從小就覺得很挫折咧
「我明明就很可愛,幹嘛說我裝可愛(怒)」
哈哈

更之前,另一個表姊告訴我
他高中的好朋友的小孩
名字叫做「嵩喆」
有一天小朋友感冒了,外婆帶著他去看醫生
等啊等的
聽到護士出來喊「O高吉,O高吉小朋友」
叫了好久,這位外婆就開始生氣了
「怎麼這麼久還沒輪到我們嵩喆?那個O高吉怎麼叫半天都不進去(怒)」

當護士.......也很辛苦...................

s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